洗完澡,

熱呼呼的又開始全身不對勁,

偷懶了2天沒擦的妊娠霜,

心裡隱約有些罪惡感,

趕快趁洗完澡最好吸收的時刻補充一下。



洗過熱水澡的肚皮有點泛紅,

不知道是不是水溫太高的關係,

我機械式的把黏稠的妊娠霜往肚皮上抹,

再怎麼不甘願,

這檔事還是得做呀!



突然之間,

我看到左肚皮有一條明顯的紅色疤痕,

整個人愣住,

極度恐慌的問林老師:這該不會是妊娠紋吧?



林老師湊近一看,

仔細端詳了起來,

「感覺不是呀!好像是用指甲抓的。」



對對對!

妊娠紋怎麼可能是這麼平滑的一條直線,

人家的小蟲子不都是歪歪斜斜的嗎?

況且摸起來的手感還有一點像傷口,

不是!不是!

我很努力的安慰自己。



其實肚皮癢了一整天了,

我整個下午不停的隔著背心搓揉他,

但是效果非常有限。

傍晚在東區地下街避雨時,

Jessie還拿了同事給他的克蘭斯妊娠精油借我擦,

我們2個趁Molly在挑選鞋子時,

躲在一旁的角落小心翼翼的翻開背心開始擦拭,

擦完之後搔癢的狀況的確獲得改善,

但是...晚上我卻發現了這樣的噩耗...



過幾天吧!

再看看它是不是還維持紅紅的一條線,

如果是,

我的肚皮就破功了!



哇!我好想哭呀!!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