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原本以為盡量精簡的流程會讓我輕鬆度過這一關,

沒想到突然之間增加的禮俗規矩還是讓我緊張忙亂的喘不過氣。



10/12(五)

上午上班,

下午婚紗公司試禮服、拿相本。



10/13(六)

上午離開台北,

中午清水休息站與新祕討論造型,

下午佈置餐廳背版,

晚上行前會議。



接著就是10/14(日)整日的混亂。



5點開始化妝,

雖然歷經前一晚會議的流程控管,

但突發狀況還是讓我難以招架。



梳妝時間比我預估的多很多,

加上媽媽事先沒交代的祭祖,

光是準備牲禮就花了很多的時間,

以致流程耽擱。



家門口來了一推熱心幫忙的街坊鄰居搓湯圓,

形成一副熱鬧有趣的景象。

不斷前來祝賀的親朋好友,

光是補喜帖、登記禮金、送喜餅就搞的大家人仰馬翻。



越接近新郎團隊到達的時間我越是緊張,

林老師來電說明到了巷口會放鞭炮,

我便被急忙的趕上樓去,

說什麼新娘要嬌羞躲起來之類的。



砰砰砰!

樓下響起了鞭炮聲,

我禁不住好奇躲在陽台偷看,

哇!人來了人來了!



魚貫的進入客廳,

開始了文定物品的準備,

不能參予的我,

只好躲在樓梯間透過聲音判別發生的狀況。



一陣沉默尷尬之後,

林老師開始介紹今天參予的長輩們,

把拔一個個握手並說:很高興認識你,

哇!我爸真是洋派,

還知道初次見面要說:Nice to meet you!



然後我就被催促著到公廳祭祖,

並開始一連串訂婚儀式。



穿好禮服被「好命」(註)的阿姨牽下樓;

先一一奉茶12杯,然後回收裝有紅包的杯子;

坐在椅凳上雙腳翹在小板凳上跟林老師互戴戒指,

然後雙方媽媽為媳婦、女婿戴金項鍊;

拍攝照片,

禮成。



因為宴客的餐廳在南投市,

距離家裡還有30分鐘路程,

分配好車子之後跟著親友、鄰居一起往宴客地點出發。



新娘子根本沒時間用餐,

整個過程就是不斷的換禮服、換造型,

所幸林老師還知道讓我邊換衣服邊餵我吃東西,

讓我不至於因為整天空腹而體力不支。



我想,

宴客令人開心的除了可以看到親朋好友的祝福外,

就是穿上美美的禮服產生的虛榮了。



我訂婚了,

從奉茶叫別人爸媽的那一刻起,

我驚覺自己不一樣的身分及定位,

從此,

進入林太太的生活。



註:好命意即:已婚、家境富裕、生兒子(最好是有男友女)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