謙去上學也兩個多月了,

那松柏嶺半山腰上的山姆叔叔幼稚園經常舉辦戶外教學,

或是家長聯誼活動,

上個月的科博館遠足就是其中之一。



昨天山姆叔叔舉辦中秋烤肉活動,

學校準備了烤肉用具及食材,

但家長要準備一道10人份的熟食。

沒用的小咪了無新意的帶了一堆麵包店的泡芙小點,

真是個敷衍的媽媽。



這讓我想起有一年阿弟幼稚園畢業典禮,

他當時還是小班生,

學校有表演活動,

因此也邀請家長參加。

家裡出動了很多人,

媽準備了壽司之類的熟食,

而我當天從台北風塵僕僕趕回來,

家都還沒回就直衝學校。



昨天一到謙的學校,

看她一個人乖乖的坐在椅子上看露天播放的卡通電影,

跟其他小朋友活蹦亂跳不一樣,

她就是乖乖的、靜靜的坐在一旁。

看到我們之後起先含蓄的牽動嘴角笑笑,

話也不多說一句,

10分鐘後她才恢復在家中的霸氣跟活潑。



其實我們是很擔心她的,

這麼機伶、活潑的小孩,

到了學校異常的安靜,

小朋友鬧成一團的時候,

她只是在一邊靜靜的看著大夥兒玩,

不確定她是不知道如何融入,

還是因為害怕。



有個小朋友在她身邊開心的大喊她的名字,

她卻捂起耳朵說:「很吵耶!」

她的舉動讓我嚇了一跳,

因為每次她看見我們回家,

就會在門口興奮的大喊,

這明明是一種示好的動作,

但為何引起她的反感?



她是個學習能力很強,

性格又剛烈的小朋友,

我很慶幸她的幼兒初期是由我爸教育,

才能讓現在的她聰明又討喜。

只是她在學校的異常表現,

總讓我放心不下。



不過,

我知道我家的小朋友都會好好的。



我的家人不需要豐功偉業或家財萬貫,

只要他們一直是開心的、平安的,

對我而言這樣的人生就夠了。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