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著酒、皺著眉,

你斷續的披露著你的過去,

那些荒唐,

和痛。



我只是聽,

手杵著臉,

除了震驚,

還是震驚。

想說些什麼關心的話,

卻怕一開口就露出不自然的笑容或極力隱藏的痛楚。



你的過去來得太快,

我無法承受...



明天,

有我的位置嗎?



我常問你好不好,

是因為我真的知道你不好。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