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秋天,Pang入院,

住了十天之久。



因為是腸胃方面的毛病,

治療期間都必須斷食,

只能利用點滴補給營養。



生理上的痛楚跟饑餓難耐,

讓他脾氣暴躁、動輒得咎。



我整天待在醫院,

起初跟他一起擠在小病床上,

後來他說會睡不好,

我就轉到旁邊的家屬躺椅,

之後他又覺得晚上我在多少對他造成影響,

所以變成一早到醫院,

他要休息時我才回家。



住院期間很多親友來探視。



有一天,

他的家人來了,

他母親、大阿姨、五阿姨跟表姐,

一夥人浩浩蕩蕩的前來關心。



離開前,

Pang還躺在病床上,

我送他的家人出病房,

說再見的那一刻我鞠了躬,

感謝他們特地前來探視。



當時只是覺得應該這麼做,

真心感激所有對Pang好的人。



關於所有一切,

我問心無愧。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