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有人問我,

既然Pang對你不好,

為何一在一起就是8年,

明明吞忍的很辛苦,

為何站在原地不離開?



我很努力的思考過這個問題,

一個明顯對我不好、不夠愛我的男人,

為何能讓我對他死心蹋地,

結論是,

這個男人必須讓我崇拜。



雖說我跟Pang的愛情是日久生情而來,

但在相處之後,

他慢慢顯露出他的才華,

那些我學不會、搆不著的能力。



國中的時候愛上男生馳騁籃球場的英姿,

還因此暗戀上愛打籃球的家豪學長,

後來才得知Pang也是個籃球迷,

雖然自始至終沒見過他在球場上的模樣,

但已經在無形之中增加心中的重量。



小時候,

爸爸最愛談著他的老吉他教我們歌唱,

全家人坐在一塊兒一句句的哼唱童謠。

高中時候曾經興起學習吉他的念頭,

拿起吉他用力的張開手指,

不一會兒就厭煩了,

加上我是個音樂白痴,

對樂理一竅不通,

學習樂器對我來說還真是一門鬼差事。



Pang在高中的時候曾經迷戀過吉他,

為了彈吉他荒廢學業,

放學就窩在同學家自彈自唱,

這一點又多了我對他的崇拜。

可笑的是,

我還是沒見過他彈奏吉他。



我愛的男人,

必須獲得我的崇拜,

從心底。



Y曾經問過我,

除了辦活動,你還會什麼?

我說:其他我都不會。

繪畫、音樂、女紅、運動這些其他才能我一點天份都沒有。



說起來,

要吸引我非常簡單,

只要讓我看到那些我不會的,

讓我知道你能在其他地方大放異彩就夠了,

只可惜,

男人在我面前總是不自覺的軟弱,

好似所有的才華忽然之間消逝,

只剩下的虛軟無力的手,

需要我的緊握與牽引。



Erika問我,

Pang欺負你的時候你都做何反應?

我說:我會躲在房間一直哭一直哭,

哭到自己覺得好過,

哭到有勇氣再繼續被壓迫。



真是可笑,

這樣的懦弱表現是距離我想達到的勇敢,

最背道而馳的作法。



要變成我愛的男人,

其實真的很簡單,不是嗎?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