輾轉從別人那裡聽到大學同學TSF對我的評語:

「母儀天下」,

好個充滿寬容、忍耐、韌性、慈愛的詞兒,

卻也把我形容的明白透徹、淋漓盡致。



我曾經努力的佯裝成嬌貴的小公主,

使勁的撒野、無來由的任性無理取鬧,

用一種蠻橫不講理的態度,

只為贏得別人的哄騙,

來證明自己能被捧在手心的價值。



直到那一天,

你冷冷的問我:

「你明明不是這樣的人,為什麼要這麼做?」

我低著頭不斷的思考,

30分鐘後才緩緩告訴你:

「我只是想讓自己變成一個不好相處的人。」



從那天起,

我就知道這樣的角色並不適合我,

套句TSF說的:我學不來。



從小長姐如母的訓練讓我擁有無限母愛,

卻也因此嚐盡苦頭,

再強勢、再獨立的男性到了我身邊,

都成了依賴的小綿羊,

他們習慣被照顧、習慣被服伺,

習慣讓我打點他們所有的一切。



我並不怨這樣的性格,

但我也需要大樹、需要被保護,

我也有不滿的情緒需要宣洩,

我也需要肩膀提供暫時的依靠,

只是...

軟弱的男性一再出現,

花光了我所有力氣,

也殆盡了我對愛情的渴望。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