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冬天

坐在機車後座的我,

耐不住寒風的吹襲,

總是偷偷的把手放進你Levi’s的外套口袋裡。



我喜歡把玩你口袋封口處的魔鬼氈,

一路上撕撕黏黏,

聽著它發出唰唰的聲音煞是有趣。



你受不了我的頑皮,

於是右手緊握把手控制方向,

左手捉住我的不安分放在你的腰間。



那時候的你只要輕觸到我,

就能讓我雙手發顫害羞好久,

後來甚至搞不清到底是魔鬼氈太有趣,

還是只是為了等待你的制止。



不過我的手失去知覺了,

揉著、捏著、掐著、握著,

我都沒有感覺了,

是因為年紀大觸覺失去靈敏,

還是感官麻木期提早降臨?



還是因為他們都不是你?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