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故作輕鬆的摸著我的頭說:

「最近胖了喔!」

我只是低下頭,

盯著你球鞋上因泥土造成的一小點污渍,

沉默 無語。



忽地,

你抱住我,

似乎企圖用緊箍的雙手彌補這些年的遺憾。

我用僵硬的身軀回應你突然其來的熱情,

依然沉默,

僵直垂落的雙臂就像我沮喪的心情。



熟悉的體溫、

熟悉的氣息、

陌生的你我。



還是夢境,

卻真實的驚醒了我。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