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同事娟姐考上會計師,

請大家到錢櫃唱歌慶功。

許多久未見面的老同事也都到了現場,

我知道碰到了涵茵一定會聊起我們共同認識的朋友。



試探性的問了她他是個怎樣的人,

她說:

他是個對女生很體貼的人,

雖然之前被GF管的死死,

但她覺得他是個會劈腿的人。



儘管前GF管的緊,

但是他還是持續有許多曖昧的對象,

雖然最後還是回到GF身邊。



我問:

都管這麼嚴了,怎麼曖昧?

涵茵笑著說:因為他常要回加拿大呀!



原來,這就是他。



忽然之間鬆了一口氣,

最少我終於明白他是個什麼樣的人,

之前他說的一切...

就只是說說而已吧!

所謂的物以類聚還真沒錯,

他跟愛德華果真是同類的人。



我想怎麼算都不會是我的錯,

他不會有被我傷害的機會。



剎那間,我好像自由了。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