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豆祭開幕前,

我的工作是監工,

開幕後,我的工作範圍就是在服務台。



本以為我只要爽爽的幫忙廣播即可,

沒想到...

這次活動除了裝潢、表演還包含場地清潔,

請了五位臨時工,

其中兩位是大陸新娘,

主要負責的工作是場地清潔,

由我監督。



不知道是語言障礙,

還是大陸跟台灣清潔方式的差異,

其中一位大陸新娘竟需要我指導他如何清洗廁所。

剛開始她還抱怨的說:

我不能洗啦!

因為我的皮鞋碰水會爛掉,

是怎樣?邀請她來當少奶奶的嗎?

叫她去男生廁所,

她還給我裝害羞,

茄...



罷了!

重要的是把事情做好,

我就在廁所前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的指導她清洗完成,

足足花了我一小時,

喉嚨啞了,

形象也沒了。



一堆遊客在一旁看我呼這喊那,

一會叫她趕水,

一會叫她拖地,

剛好遇到農會總幹事上廁所,

他驚訝的問:

這種事也是你負責的呀?



是呀是呀!

大小事都是我啦!?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