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3個總是擠在一張標準雙人床上,共同裹著一條大被子,

在寒冷的冬晨,賴床。

 

有時候我會因為宅配送貨的門鈴聲、銀行業務的電話聲,

或是偶爾的沒睡好早早起身,要不,我總是依著他倆暖呼呼的體溫,

好睡到近中午。

 

偶爾的早起,就是難得的獨處時光,也沒特別幹啥,

看看網誌、逛逛拍賣、玩玩FB上的小遊戲,

有時候甚至甚麼也沒做,就只是呆坐在書桌前,想受難得的寧靜。

大部分的時候,我是被小胖虎叫醒的,他總是我們3人中最早醒來的一個,

為了把我喊醒,他會用力的扯我頭髮、死命的用指甲抓我的臉,

或是乾脆整個人從我身上橫越,先去吵醒睡在我右手邊的笑牙。

 

睜開惺忪的雙眼,我得在第一時間伺候兩兄弟的五臟廟,

匆忙披了件外套,趕緊到廚房準備公子們的開胃菜,

泡了笑牙150cc跟小胖虎240cc的奶,再回到床上請他們用膳。

 

喝完奶,換掉舊尿布跟身上的睡衣,摺好床上一堆棉被,

早就是半個多小時之後的事了。

天氣好,我就會吆喝他們陪我到市場去買菜,順便帶他倆散散步、曬曬太陽,

市場裡隨便兜轉一圈,沒一小時也40分鐘,

來不及做飯的話,我就會直接買點簡單的熟食回家當午餐吃。

如果中午沒去市場,我也會盡量在他們午睡前帶他們到公園或四處逛逛,

都市的小孩很可憐,成天只能被關在鳥籠般的小公寓裡,

讓他們吹吹風、曬曬太陽、看看人群,是我對自已最基本的要求。

 

要是遇到了下雨天或是寒流來襲不方便出門,

喝完奶,我就會請巧虎大使幫忙招呼一下兩兄弟,

先給片吐司或是小餅乾,然後看看冰箱裡有哪些食材,做個簡單的午餐。

常常吃飽飯都已經是下午2點了,接下來就是我的家務時間。

笑牙已經可以自己玩,我比較不用操心他,

但是很大器的他會用力的倒出他玩具箱裡所有的模型小車,

或是把整簍的樂高積木舉高高傾瀉而出,搞得整個客廳都是玩具;

小胖虎則是會被我關在餐椅上,給幾片嬰兒餅乾、吐司或是小玩具,

要他乖乖的待在那看我洗衣拖地。

當然也是可以讓他在地上爬爬跟葛格一起玩,但我可能3、5分鐘就得跳出來調解。

 

家務雖然是每天例行的工作,但總是讓我有時間不夠用的感覺。

洗午餐的碗盤、清潔廚房、洗衣晾衣、掃地拖地、整理垃圾,

手指數數也沒幾樣,怎麼就是花了我那麼多時間。

好不容易有個空檔可以歇個腿喘口氣就到了兩兄弟的午覺時間,

笑牙大了,想睡覺頂多揉揉眼,但正值愛玩年紀的他一直硬撐,

小胖虎不同,不倒1歲的他還是很需要大量睡眠,

所以常常是我一邊做家事他一邊哭著想抱抱睡覺,或是直接在餐椅上打起盹。

 

每天把笑牙跟小胖虎哄睡之後,才是真正屬於我一個人的時間。

最長可以有2小時,短一點可能30分鐘就有其中一方醒來,

通常是我回到床上陪陪他們就可以安撫,

最糟糕的情況是一個哭醒吵醒另一個,

兩個都沒睡飽愛睏哭鬧,兩個都搶著要媽媽只陪他。

 

他們睡覺的2個小時是我的黃金期光,雖然我還是沒幹嘛,

很多次提起擺在書架上許久沒看的書竟然哈欠連連,

不過是洗個衣拖個地怎麼也會累成這樣?

我每天有2小時,但我卻奢侈的浪費在無所事事上,

我明明可以讀點書、寫點孩子們的成長紀錄、看看新聞,甚至打通電話聊聊天,

可是我寧願甚麼都不做,因為對現在的我來說,

一個人的寂靜空間才是最珍貴最需要被把握的。

 

我習慣不聽音樂,

沉澱的時候耳朵感受到的聲響,

除了PC傳來的轟轟運作聲、窗前車輛來往的引擎聲、小學生的嬉鬧聲,

就是偶爾從房間裡傳來兄弟倆含眠的囈語或笑聲。

每天只要有這麼一小段時間,讓我獨自一個人,就夠了,就很幸福了。

 

時鐘滴答到了下午6點,孩子們快要起床,

我也得暫時告別我的黃金時光,離開書桌去張羅晚餐。

勤奮一點就利用中午在市場買的食材做點家常小菜,

發懶的時候就帶著兩兄弟外出覓食,順便給他們買點小點心。

吃完晚餐收拾好桌面廚房跟碗盤,喔,我的天,都快9點了,

是時候該幫兩兄弟洗澡了,

偏偏兩兄弟愛玩水,洗澡+泡水可以搞上1小時,

我就趁著他們玩水之際,手裡忙著在房理摺衣服,眼睛還得直直的盯著他們兩。

 

11點多林老師下班,我終於有機會脫身去洗個澡,

以前還有時間可以陪林老師坐在吧台吃個消夜看個新聞,

現在我除了星期五晚上排除萬難收看的犀利人妻外,已經很少主動打開電視了。

上床前,我還必須把滿屋的凌亂收拾乾淨,

有體力的時候我會督促著笑牙把玩具一個個擺整齊放好,

筋疲力盡的時候只要求他把大部分玩具歸位,其他的自己動手比較快。

 

都上了床,還不能忘了幫笑牙睡前刷牙,還有小胖虎的睡前奶,

幸運一點小胖虎邊喝邊睡,喝完也睡著,笑牙摸著內內一下就入睡,

不幸的話,小胖虎吃飽喝足精神好滿場爬跳,笑牙吵著要聽一個又一個的故事,

常常都是林老師已經呼呼大睡,兩兄弟還在我身上翻來爬去。

 

我總是在哄睡他們之後也跟著睡著,

往往心裡打的如意算盤:等他們睡著,我要幹嘛幹嘛...都沒能實現。

今天應該是意志力比較堅強,

我勉強的睜開眼、推開溫暖的被窩,才有了這篇記錄。

時常在身心理都疲累的時候不斷問自己:

「我在這裡幹嘛?」

「這真的就是我要的生活嗎?」

「想要陪伴他們長大的動機真的強到讓我可以無視理想中的自我實現嗎?」

「我到底甚麼時候才能重新擁有自我?」

 

不斷不斷的問自己,但始終沒有答案,

直到聽到笑牙的那句:「葛格喜歡咪咪」,才知道原來我的成就在這裡。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