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E-Mart買了滿滿4大箱的零食,雀躍的返回飯店,

一回去馬上把香蕉牛奶、哈密瓜冰棒、蟳味棒、海苔都打開來試吃,

正當大家吃的高興之際,笑牙大了便,

本來是想跟他一起洗澡的,但因為還沒卸妝,只好先幫他洗乾淨。

 

進浴室一看,那小小的淋浴空間似乎不適合笑牙,

讓他坐在地上洗,我怕他冷,又怕他亂動,地板濕滑會有危險,

臨時決定讓他在洗臉盆裡洗澡。

我放好了水,試了水溫,一切準備就緒之後抱笑牙進浴室洗澡,

但洗臉盆的深度太淺了,我怕他的上半身會著涼,趕緊叫Molly進來幫忙,

她幫我拿著蓮蓬頭,慢慢的澆著笑牙的身體,讓他保持體溫。

 

忽然之間笑牙開始大哭,我以為是蓮蓬頭的水太燙,趕緊叫Molly移開,

但笑牙還是持續大哭,我知道事情不對,

仔細一看才發現水龍頭不知道甚麼時候被轉開了,

滾熱的水汩汩流出,就淌流在笑牙的右邊腰際至大腿處,

整片都紅了,我跟Molly嚇的趕緊沖冷水。

 

外邊的家人聽到笑牙嚎啕大哭,原以為是他在陌生環境的害怕,

但持續不斷的哭聲讓他們探頭進來查一究竟,一看笑牙被燙的皮膚紅了一大片,

大家緊張的開始幫忙冰敷。

冰箱裡的礦泉水、剛買的飲料、哈密瓜冰棒...

大家手忙腳亂的把身邊有的低溫物品都拿過來冰敷,

笑牙不斷的哭喊,我只能抱著他,心疼的看著因為我的疏忽正灼熱疼痛的笑牙。

 

爸在一旁緊張的叫我們趕緊送醫,當時我很猶豫,因為我無法信任韓國的醫生,

加上語言不通,我根本不放心把我兒子交給他們。

事情發生在5/13的晚上11點半,期間我們一直連絡京城天下的林姓領隊,

但房間電話沒人接,敲了門也沒人應,我們判斷他根本不在飯店內。

 

找不到領隊幫忙,我們只好自力救濟,

跟櫃台借急救箱,沒有!全飯店只有頭痛藥跟胃藥;

跟櫃台要冰塊或冰袋冰敷,沒有!

請櫃台幫忙,抱歉,辦不到!

不管跟他們說甚麼,Neighborhood Hotel的櫃台人員都只是聳聳肩。

 

5/14凌晨1點,終於聯絡到林領隊,他滿臉通紅、全身酒氣的出現在我們房間,

看到笑牙被燙傷的大腿,他只能結巴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原來林領隊消失的這段時間,是跟其他團員飲酒作樂去了。

 半小時後,林領隊拿了雙氧水、碘酒、紗布到我們房間來,

試問:「燙傷可以用這些東西處理嗎?」

我很懷疑林領隊是否持有領隊執照,為何連這種常識都沒有?

 

領隊跑去喝酒,對於團員受傷沒有應變能力就算了,

因為他的韓文不通,英文也不好,所以只好聯繫當地的牟姓中文導遊,

這位牟導遊更絕,起先是死也不接電話,狂call聯繫上之後,

他竟說小孩燙傷沒甚麼大不了,擦個燙傷藥就好了,說甚麼也不願到飯店幫忙,

牟導遊不肯來,林領隊只好改求助櫃檯人員。

 

他請櫃檯人員帶他到附近藥局買燙傷藥膏,

這一來一往,時間已經是凌晨1點半了,因為無法及時處理,

笑牙原本紅腫的部分開始冒出水泡,從原先的一級燙傷轉為二級燙傷。



笑牙不斷的哭喊,累了就啜泣,從他出生到現在,我沒看過他哭成這樣,

這麼樂天勇敢的小孩會哭得聲嘶力竭,他一定很痛很痛。

我讓他伏在我的肩上,輕輕的跟他說話:

「寶貝不要害怕,馬麻在這裡喔!」

「痛痛對不對?對不起!是馬麻沒有把你照顧好。」

「我的寶貝你好乖,好勇敢。」

我輕輕的跟他說話、輕輕的拍著他的背、輕輕的唱歌給他聽,

終於,他累的睡著了。

睡著了,是不是就比較不痛了?

 

笑牙的傷勢越來越嚴重,非得就醫不可,

牟導遊不肯幫忙,林領隊只好請櫃台人員帶我們去附近醫院,

因為韓國人的英文實在太爛了,沒有當地人幫忙翻譯,我們怕他們越弄越糟。

但是交涉了半個多小時,好說歹說櫃檯人員都不願意幫忙,

他的理由是晚上櫃檯只有2個人值班,他不能離開,

就算醫院只在飯店5分鐘車程處,他也不願幫忙。

 (既然牟導遊不願出面,我們只好請他用韓文跟櫃台人員說明,

請他幫忙帶我們到醫院,沒想到那位牟導遊連通電話都不願意打)



我們只好自己帶著笑牙去醫院,當時是凌晨2點半左右,

Jessie是護理人員,他可以幫忙溝通醫藥上的處理,

還有Molly跟Polly可以在緊急的時候用英文跟對方溝通。

(雖然我們都很清楚英文在韓國是弱勢語言,無啥用武之地)

 

早知道我們自己可以處理,就不會浪費那些時間讓笑牙的傷口惡化了,

醫院的實習醫師雖然英文不好,但比手畫腳之後總知道發生了甚麼事,

我們先告知他笑牙在11點半的時候洗澡燙傷了,已經做過冰敷處理,

並塗上了藥局買的燙傷藥膏。



笑牙趴在急診室的病床上,驚恐害怕的一直抓著我,

我抱住他,讓他知道媽媽就在身邊,

不管發生甚麼事,我都會很努力很努力的保護他。

實習醫師先把我們塗的燙傷藥膏擦掉,然後用食鹽水濕敷患部,

最後擦上他們醫院的燙傷藥膏,貼上紗布。



過程很簡單,處理方式很簡單,但卻因為語言不通的延誤,讓笑牙變成這樣。

 

凌晨3點,笑牙害怕的哭著被處理燙傷患部時,

牟導遊出現了,他臭著臉在一旁冷眼旁觀,

等我們都處理完了,他開始在醫院發飆嘶吼,咒罵我們為何硬要他來幫忙。

林領隊跟牟導遊就在醫院的急診室吵了起來,

我抱著笑牙離開那個喧鬧的地方,但我很清楚牟導遊在叫囂的是甚麼,

他認為這不關他的事;

他認為小孩燙傷不要緊,擦個藥就好;

他認為我們能自己處理的事幹嘛硬要他大老遠趕來;

他認為他的工作只是遊覽車上的講解跟名產店的抽成;

他認為我們是故意在找他麻煩,

而林領隊因為口才不佳相對於牟領隊只有挨罵的分,

一個事不關己的導遊跟一個能力差又弱勢的領隊,我們只能自求多福。



離開醫院已經是凌晨4點了,

笑牙患部的灼熱感慢慢退去,他又恢復了以往開朗的笑容跟充沛的活力,

好像剛剛的疼痛跟驚恐,在一瞬間都消失了,

是小孩對痛苦的記憶力低,還是這就是我家笑牙?

 

我常常提醒自己不要太過保護他,

不要怕他受傷、不要擔心他不會,不要老是跟他說不可以,

就算他只有幾個月大,我也希望他能自己去衝、自己去闖,

用自己的方式去認識自己、體驗這個世界,

但我是不是忘了,他終究只是個小小孩,

生活中隱身的許多危險是要靠我去提點、去阻擋,是不容許我有一點粗心大意。

 

小時後,生了病、跌了跤,媽媽總是鎖著眉一陣碎念,

當時的不耐煩,在這一刻突然恍然大悟,

我的任何小傷痛,在母親的心中是個多刺心的痛苦,

恨不得小孩該要承受的,全部都攬在自己身上,

身為一個母親,身體上的傷害不管多痛,咬著牙都可以忍住,

但在我寶貝那小小的身軀上,一個蚊子叮、一點小紅腫,一處小傷口,

對我來說都是無法承受的椎心刺骨。

 

笑牙燙傷的過程中,我沒有流下一滴淚,

看著他漸漸浮現的水泡,看著他哭到喉嚨沙啞,看著他抓著媽媽求救,

我告訴自己再心疼我都要勇敢,要堅強,

我不可以因為這樣就被打敗,我要留下力氣好好保護我的寶貝。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