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夠順利生產,

我想應該完全是意志力在支撐吧!

不然怎麼有辦法在飢餓又體力耗盡的狀態下度過漫長的26小時,

生完小青蛙之後,

我開始呈現意識模糊的狀態。



在產房內進行完親子接觸,

護士就把我推往原先的待產3房間,

讓我稍作休息之後準備移至病房。



還沒清洗的小青蛙被Jessie抱來把玩,

一下把他扛在肩上,

一下脫光他的衣服,

在他出生的第1天就竭盡所能的整他。



而我躺在一旁開始虛軟無力,

大夥兒玩的開心,

我卻無法集中精神,

Jessie熱了一碗雞湯給我,

原是想讓我補充體力,

卻在稍稍感到飽足的時後全數吐出,

我的產後惡夢從此揭開序幕。



也許是麻藥漸退,

我被推到病房的途中因為地面的起伏或是電梯的小凹槽引起的顛簸,

都讓我身體痛的無法動彈。

進到產房,

護士開始解說母嬰同室病房須知,

以及小青蛙接下來要辦裡的入院手續及繳交的資料,

通常這種事我都得自己經手才放心,

但當時的我已經呈現昏迷狀態,

只能半開著眼睛有聽沒有到的看著林老師跟護士的對話,

然後在不知道什麼時候昏厥過去。



睡了不知道多久,

以為精神好了一點,

卻發現傷口痛的無法動彈,

當時心裡不由自主咒罵:「馬的!這麼痛,誰要生孩子?」



羅醫師為了讓產婦好好休息,

所以不建議自然產第1天生完就下床,

而是採用尿袋的方式。



麻藥真的退了,

我連翻身都變的困難,

實在忍不住問了Jessie:「不是剪會陰嗎?怎麼我是屁股痛?」

「應該是痔瘡吧!」Jessie這樣說,

「痔瘡?怎麼可能?」宛如晴天霹靂,我真的無法相信。



後來不死心又問了護士,

護士說在用力把寶寶推出的同時很容易把痔瘡也一併推出體外,

就算原先沒痔瘡的產婦,

也可能在懷孕過程或生產完出現。



想當初我還在沾沾自喜,

產婦容易產生的紝娠紋、便秘、痔瘡困擾,

我一個都沒有,

自以為是天生適合懷孕的體質,

卻在生完的第1天面臨31年來第1次痔瘡痛,

我真的真的沒辦法接受。



雖然吃了止痛藥,

但疼痛的感覺並沒有減緩,

頂多是在止痛藥藥效發作時,

我可以正常的坐、躺,

其他時間如坐針氈,

更別提腳開開的走路了。



後來Jessie在幫我擦藥時發現,

原來屁股會這麼痛還有另一個原因,

就是剪開會陰直到肛門前,

(也剪太多、太長一條了吧!小青蛙頭有那麼大嗎?)

那裡縫了一針,

因為是位在非常敏感的部位,

所以會非常非常痛。



光是這兩個痛楚,

就已經讓我坐立難安了,

Jessie一直說我幹麻不下床走動,

我也不想待在床上呀!

但是我講話痛、咳嗽痛、翻身痛、躺著痛、坐著也痛,

我是要怎麼下床?

我連上廁所都是忍無可忍才下床,

怎麼可能沒事下床散步運動啦!



已經8天了,我的傷口還沒癒合,

我仍處在水深火熱的痛楚中。

(Jessie騙我,他說一個禮拜就會好了!)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