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

「一個男人需要三種類型的女人,

一個是林徽音,

懂徐志摩的詩和心,

一個是張幼儀,

她是徐志摩的母親,她照顧著徐志摩,

但男人不會對母親產生慾念;

於是徐志摩還需要一個陸小曼來滿足他的狂情愛慾。」



昨夜這些話當頭棒喝,

終於明白,他為什麼總是依賴我卻無法真正愛我。



這段八年的感情,

終究只剩下依賴,

他說這是責任,

我解讀成不再喜歡的藉口。



他不願放手,

我知道,

因為他還想繼續依賴。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