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Pang早在去年的9/28就已經公證,

但也是在今年看到他的婚紗之後,

才驚覺,

婚姻這檔事已經莫名其妙的向我靠近。



從吸血結婚、生女,

到最近每個月都跟肚子一天比一天大的Grace見面,

我開始不得不面對自己已經熟透的事實。



我其實是懼怕婚姻的,

雍說25-35歲適婚但不婚的女性約佔有90萬人,

我不過是茫茫人海中的一小粒米,

不用擔心,

也沒啥好擔心。



但我就是那種對於生活、工作、感情都想很多的人,

我希望在一切都準備好的情況下,

讓自己可以從容不迫的應對。



所以,那些可能會發生的瑣事總是不斷的困擾著我,

讓我的腳步越來越往後退...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