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不出哪裡怪,

就是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有時連自己都厭惡這樣的極度敏感,

很多時候,

笨一點、反應遲鈍一點,

在最敏感的時刻像個傻子,

也許能免掉很多困擾。



你與TSF竊竊私語的模樣,

讓我知道這應該是個Men’s talk之夜,

而我卻不識相的出現在那場飯局。



不想去多猜疑,

若你覺得我應該知道,

你就會主動說,

我這樣想著。



當我發現你消失那一刻,

大致的情形了然於心,

也許我的存在真的造成你的極大壓迫,

逼使你得放棄你的安全空間,

另尋他處。



我想把一切歸還給你,

但礙於還有別人在場,

我必須強裝我的大方,

若無其事的繼續該有的表現。



也許老天爺就愛惡整人吧,

當我好不容易睡著,

卻被那啤酒瓶拉環的聲響吵醒,

也就在被動的情況下聽到你們的談話。



你絕對無法想像我的掙扎,

我一點都不想聽到那些會困擾我的言詞,

就算我早已猜到是什麼,

也不願親耳證實。



矇著被、捂起耳,

強迫自己再度入睡,

儘管大腦中樞神經已經關閉了我的耳朵,

什麼都聽不到,

但身體的疲累還是無法戰勝胸口的鬱悶讓我睡去,

只好睜著眼,

用力深呼吸。



我出聲制止,

「我醒了,請你們不要再說了。」

別無他法之下,

我做了會讓大家驚嚇的動作。



關於秘密,

大家都有窺視跟竊聽的劣根性,

但這一次,

我懇求,

讓那些風花雪月遠離我吧!



你的酩酊大醉證實了你的煩悶,

而我卻得像個隱形人獨自躺在你的睡床上,

假裝沒事發生,好好睡覺。



好殘忍呀!這一夜!



人與人之間空間距離的拿捏著實不是我的強項,

你說在交往的初期若我對你有何不滿大可直說,

否則時間一久,

誰都聽不進去了。



我壓縮了極大的空間跟時間去配合,

也只是希望自己能對這段感情有所付出,

當初的那些疑慮跟煩憂,

我很努力的先拋在一旁,

盡量的往好處想我們會形塑特有的相處模式,

但這樣的努力好像還是不夠,

我仍然站在圈外,

在那個界內與界外的線上不知該前進還是後退。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