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久沒連絡的我們重新在msn上相遇。



你苦惱的說愛上了一個女孩,

我感受不到那戀愛的喜悅,

由你深沉的文字傳達而來的是單戀的苦澀,

以及已婚的尷尬身分。



你很想知道如何才能探究對方的心意,

更渴望在得到她之後悄然退出遊戲。



聽著你語無倫次的訴說和她的一切,

我知道那是掙扎,

更是激情充滿身體即將爆炸的慌亂。



你不斷的幻想著和她的親密,

更希望藉由短暫擁有安撫你蠢蠢欲動的靈魂,

只可惜不是每個人都適合男歡女愛的玩樂遊戲,

下錯賭注終將兩敗俱傷。



從你無奈又壓抑的訴說,

我知道外遇的淪陷是遲早的事,

唯有得到才能暫時麻醉你不安的腦袋。



你問我該怎麼辦,

我只能駝鳥心態的說,

希望她也是個palyer,

在玩樂之後可以無聲無息結束,

就當一場鬧劇,大家可以笑笑離開,

沒有人受傷,

你的老婆沒有受傷。



我一向堅決反對婚外情,

甚至是厭惡的程度,

沒想到今日的我可以如此平淡的看待...



婚姻的誓詞讓我感動,

不論富裕貧窮、健康殘病都能堅守愛,

一輩子不離開。

人們在說「我願意」的同時,

是否真的想清楚自己的能耐,

是否真的知道不離不棄的困難。



如果婚姻中真的必須存在這麼多小差錯,

有一天當我願意走入墳墓,

表示我已經無奈的妥協這一切,

接受自己在婚姻中又盲又聾的重殘角色。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