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該閃躲逃離的是我,

但那天看到他神色匆忙、眼神飄移,

我就知道,又發生了。



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也不知道他又多想了什麼,

就這麼在我身邊用極差的演技,逃開。



不用多說什麼,

他的表達很明白,

我接收的很清楚。

丟下吃了兩口的便當,

心一沉,換我離開。



不論之前是佯裝自然或展現冷漠,

我都是希望荒唐的關係能藉由這種方式降溫,

原本還以為可以等到距離拉遠,

讓一切漸漸被淡忘。



他的閃躲惹腦了我,

我無意親近,更沒想過侵略,

侵犯了我的地雷,

只好連朋友的身分都出局。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