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過頭之後醉了,

心裡的悶再度輕易流露,

打了很多通電話,

找了很多想念的人,

但說了些啥真的記不起來。



我很想念Pang,

但很清楚這不是個適當的時刻,

卻在跟小爵通過話後,

無知覺的輸入他的電話,接通。



他不認得我的聲音,

報上名後他知道我醉了,

可能是反應遲鈍的太明顯,

他問:「突然打給我,是想嚇我嗎?」

我本無意,

被誤解之後匆忙的掛了電話。

我到底想跟他說些什麼?

我也不知道...

是想念嗎?也許\吧!



也許\真的是這句難以啟齒的告白,

掛了電話後撥給大學同學洵,

洵說既是想念就告訴他吧!



我又打了一次給他,

我說,我只是想跟你說,其實我很想念你。

但他的回答無情的讓人不寒而慄,

他說:「你希望我說什麼呢?很多時候是選擇。」



我明白,

人生的選擇題中我永遠都不是正確的那個選項。

認識他十年,他無情、冷漠了十年。

而且我竟脫口而出,告訴他:

「你是個很糟糕很糟糕很糟糕的人」,

「你是個很壞很壞很壞的人」。

他無語。

或許\只有藉著醉意我才有勇氣誠實的告訴他我心中所想,

才有膽量泣訴我的不滿跟埋怨。



我又再一次自己說了掰掰之後匆忙掛斷電話。



原以為酒醒之後一定後悔萬分,

但現在的我卻有一絲慶幸,

最少我真的親身印證了我在他心中的不重要,

也獲得了另一次解脫的開始。



我是真的非常非常想念他的,

研究所同學Nasia說我在與她的通話中,

不斷的重複Pang的手機號碼,

而姵妤也說了,

我在通完話之後跟她說了5遍,

「你知道我的前男友說什麼嗎?」



這通電話讓我知道,

他正迅速的逃離我的生命,

再也沒有回頭的機會。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