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確很奇怪,

下了班硬是待在公司不走,

就算幫忙也是有一搭沒一搭,

沒其他想法,

就只是想多擁有一下他們的陪伴。



中午,E心情不佳,

陪著她聊了一會兒,

在她抱著我哭訴我們都要離開時,

我竟也難過的掉下淚,

原來,我的不捨也開始慢慢露出痕跡。



這是一群很好的朋友,

很好的同事,

能在職場上遇到這般親切、無私又互相的工作夥伴,

真是人生一大獲得。



晚上,我又到了租書店,

對於不看漫畫、又不願花錢看雜誌的我來說,

這已經是本週的第二次了。

這一次,我只是靜靜的坐在沙發上發呆,

沒有特別引起我興趣的書籍,

這也不是我慣有的閱讀方式,

會在晚上11點還待在一個我並不自在的環境,

只因為,我真的需要陪伴。



可以不用跟我說話,

可以忽略我的存在,

我只想靜靜的,知道有個人在身邊,陪著我,

就夠了。



我意識到他納悶的眼神,

尤其看到我的連連呵欠,

他催促著:「累了喔?那就早點回家休息。」

我卻不走,死賴著,

我能給予他的陪伴,

或他能給予我的,真的不多了。

我除了這樣把握他們,

真的不知道還有什麼其他的方法。



是因為我的寂寞顯現出他們的重要,

還是因為他們太重要才讓我覺得異常寂寞?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