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因為參加制服Party的關係,

跟同事Mickey借了北一女的綠衣黑裙,

其實早該歸還了,

但因我懶的熨燙綠襯衫而讓它一直躺在我的衣櫃。

但是Mickey即將於6月底離職赴英國深造,

我再也沒有藉口扣留綠上衣偷偷做我的北一女夢,

因此趁著今晚把衣服整理好準備明天歸還。



只是今兒個手特別拙,

一件上衣燙個老半天弄不好。

啊!原來我有一年多沒燙過襯衫了,

難怪生疏的可以。



想起以前,

我總在星期天把Pang一週上班要穿的襯衫準備好,

5分鐘砍就一件,

熨燙後整齊排放在衣桿上,

夏天的時候我甚至要開了冷氣才能暫時忍受蒸氣的悍熱,

那種汗流浹背的經驗現在想起來讓我會心一笑,

但當時就當它是個活兒。



這些,原來都是愛的表現。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