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是意識到即將離開公司,

即將離開擁有革命情感的同事們,

這兩天的我明明沒事幹,

卻硬要在下班後留在公司溜達。



今天下班後的我搬了張小椅子,

坐在加班的小玉跟阿榮身後讀起了Mickey借我的小說,

就是不想一個人,

不想一個人孤獨的走到捷運站,

不想一個人回家。



9點離開公司時在樓下遇到了已離職的丁哥,

但只有匆匆一撇,連話都沒多說幾句。



上星期的KTV聚會突然很想念他,

以前我最喜歡大夥兒一起在KTV笑鬧的情景,

大部分的人狂嗑水餃、排骨飯,

娟姐點了她最愛的MV有陳致遠的「彩虹」,

丁哥唱起了我每每一聽就動心的「當」,

而育珠的高亢嗓音更是公司的台語歌一姐。



那天我依舊在KTV點了丁哥的「當」,

大家稀稀落落的唱和著,

突然我大喊:「我好想丁丁喔」。

Micky也在此時落下淚,

我們不約而同的思念起那些往日挑燈夜戰的戰友們。



晚上離開了公司到屈臣氏晃晃,

竟還是不願回家,

一個人在華西街夜市走動,

最後跟同事到租書店窩了一個多小時。

那是種突如其來的孤單感,

也許是對同事的依依不捨,

也許是巧遇丁哥的落寞,

也許是與他的嘻鬧即將告一段落,

也許是Pang離開後的固定失落,

也許...只是寂寞的週期再次侵襲我。



現在的我,不想一個人。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