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聊的時候,

我問:「你跟前女友分手的時候會難過嗎?」

他歪著頭想了一下,

說「難過的情緒是在掙扎的時候」。

「喔,我看你好像不是很難過」,

我悻悻然的回了一句,

30秒之後他說:「不用去揣測」。



這句話引來我莫名的光火,

所有的一切只來自於熟悉感,

對於雙魚熟悉又恐懼的感覺。

不論是他還是K,

總能在言談中讓我嗅到與Pang相同的氣味,

不能說星座只是歸納,

有太多特質就是那麼令人害怕的相像。



Pang就是這個樣,

很少看到他有多悲傷的情緒,

心煩的時候頂多皺著眉,

在一起那麼久,

我沒看過他掉一滴淚,

好像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事值得他傷悲,

也許也是因為他的冷血(或許是勇敢),

才會讓我不斷質疑自己的價值吧!



我開始思考自己臆測他的動機,

是企圖去多了解他,

還是只想由他的答案去探究另一個人的想法?

他又讓我發呆了,

他總能出其不意的一針見血,

讓我無法忽視他洞悉我的犀利。

他曾經說我的眼神中充滿的是期待,

很震撼又讓我有點受傷的形容,

原來在別人眼中我這麼的不驕傲。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