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典禮後因為距離聯考還有3個禮拜的時間,

因此班上同學都會到學校做最後衝刺。

這一天我們突發奇想,

就綁起頭髮來照張像吧,

而且規定大家都要一樣的髮型喔!



就這麼,

參與拍照的同學都把頭髮綁成了分兩邊的村姑頭。

為了留下紀念照片,

我們幾乎是兩兩、三三、群群的拍照,

深怕錯過了跟誰的合影。



輪到我跟1號佳燕拍照的時候,

一心要杜絕其他的干擾,

因此約他到教室走道上。



佳燕國一的時候長的很嬌小,

沒想到國中3年突發猛進,

在我跟他合照時他已經高出我一個頭了。



原以為這會是只有我跟他的合照,

誰知道吸血跟靜芬偷偷摸摸的出現在我們身後,

還故意裝出可愛的模樣,

真是的,我才是主角啦!



那段考前溫書的日子,

還曾經發生一件慘絕人寰的事。



我跟吸血一直都是這年級的紅人,

除了那自以為是的屌樣,

當然還因為我們擁有很多同年級男生的追求。



聯考前,學校溫書的人變少了,

有天,3樓男生班玩起了水球,

一來可能是天氣熱,

二來是因為唸書太悶了,

因此他們互砸水球玩樂起來。



我跟吸血剛好經過1樓,

樓上的男生故意惡作劇的丟下水球挑釁,

想當初我血氣方剛、逞兇鬥狠,

怎可能就這樣讓他們欺負。



我跟著吸血氣沖沖的衝上3樓,

凶狠的問:「誰?是誰丟的?」

問了好久沒人應答,

而且又開始有人拿起水球往這邊丟過來,

然後露出一付惹惱我們很好玩的表情。



我生氣了,

對著站在我面前的4班男生說:「你再丟丟看」。

白目的他,果真丟了一顆水球在我的腳邊,

當時也不知哪來的勇氣,

我啪的一聲呼了他左邊的臉頰,

一個耳光,讓身高180cm的男同學呆了,

身旁的吸血呆了,

整個3樓參與丟水球遊戲的男生都呆了,

聽到奇怪聲響出來湊熱鬧的同學也呆了…



頓時冷冽的空氣充滿全場,

鴉雀無聲,沒人敢說話,

那受害者倒也勇敢,沒哭,

只是被這突如其來的巴掌嚇傻了。



深知闖了禍的我也不想佔他便宜,

我勇敢的說:「我打了你,讓你打回來呀!」

然後驕傲的仰起頭,露出左邊臉頰,

他沒說話,只是呆呆看著我,現場還是沒有聲音。

「你打啊!你打啊!」

所有人睜大眼,現場還是沒有聲音,

他沒動手,依舊呆呆看著我,然後我就拉著吸血走了,

一溜煙的離開兇案現場。



我知道我很壞,

我甚至壞到根本不認識那個被打的男生,

不知道他的名字,

連長像都早已模糊不清。

在那當時,他充其量只是個代罪羔羊,

他既不需要引起我的注意,也跟我無冤無仇。



每次想到他心裡都有一絲絲的愧疚,

當初真的不該這麼衝動,

也許我的這個小動作在他的心理造成了很大的衝擊,

也許還因此傷害了他,

也許我再做什麼都無法彌補。



曾經想過打個電話跟他道歉,

在每次跟吸血提起這段往事的時候,

不過,我連他到底是誰都搞不清楚,

我該跟誰道歉。



每次跟國中同學聚會,

他們就會不勝唏噓的大喊:「你變太多了吧」。

曾經這麼凶狠暴躁的人如今比誰都俗辣,

我想他們懷念當時的我,

最少我可以勇敢的捍衛自己,

爭取我認為對的事物。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