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在深山裡渡過。



終於看到了傳說中的冬螢,

在往茶山的路上,

一點一點亮晶晶,

我稱他們做「山中的驚喜」。



因為生命豆祭認識茶山兩兄弟工藝家,

他們獨特的藝術氣質,

加上粗曠的作品風格,

奠定了我對鄒族人的刻版印象。



不是沒到過原住民部落,

但是「只在此山中」帶給我的驚喜連連,

是始料未及的。



遠遠的聽到歌聲,

以為是誰家播放的音樂,

近瞧,

一堆人圍在烤肉爐火旁歌唱,

哥哥彈著吉他伴奏,

吸引我的不是他們悅耳的歌聲,

而是臉上滿足、悠閒的愉悅笑容。



我坐在吧檯前,

喝著哥哥泡的花茶,

靜靜的欣賞著這由兄弟倆及嫂嫂共同搭建的小屋。

它不華麗,

嫂嫂的工藝品營造出淡淡的古樸味道,

精緻的彩陶、滄桑的木頭、昏黃的燈光,

我就這麼醉了...



我ㄧ度暈眩,

懷疑這只是夢境,

那迷人的悠閒氣氛是我從未感受的,

這就是原住民的生活嗎?

我打從心底深深羨慕。



對於我這個已被內化的都市人來說,

這是個不可能實現的夢境,

步調太緩慢會讓我失去安全感,

慾望太淺薄會讓我失去目標。



其實人生的過程是可以有很多方式的,

因為他們,

我有了新的體悟。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