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喝酒方面,我一向有自制力,

尤其是跟朋友,

不論他們怎麼勸酒、刺激,

我都可以全身而退。

自知酒量不佳,

要是醉了鬧了笑話可就糗了。



昨天下班前還有一夥人大聲喝酒吵鬧,

近看是長官,

原是想勸他們離開好早下班,

卻被拉近這場酒局。

除了長官,還有一些不知名的地方人士,

個個都是喝酒好手,

對於他們我實在無法推拒。



一個輪著一個的乾杯,

明明在場我最小咖,

一輪下來我喝最多。



我明顯的感到自己動作遲緩,

腦袋沉重、微笑僵硬,

我除了笑笑裝甜美之外,

實在不知道還能為自己做什麼。



公司男同事在一旁很想幫忙,

卻一直插不上手,

我也只能自求多福。



這是有史以來最暈的一次吧!

也到了我能接受的極限,

對於喝酒,

我堅決不讓自己喝到吐,

那樣不僅失了喝酒的氣氛,

失態+身體難受,

只有笨蛋才會這樣做。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