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星期日,在床上一整天。

早上7點多他打來,

說要跟室友去看電影,

要我乖乖睡,他回來再跟我說話。



11點半,

接到他的電話,還在電影院,

看了一部「open water」超難看,

所以決定向下一部「be forgotten」進攻。



2點半,他回到家了,

開始我們長達4小時的談話。

我的週末其實啥都不想做,

只想要有他的聲音陪伴。



突然他提到「玩物喪志」四個字,

讓我有當頭棒喝的感覺,

是呀!

就是玩物喪志。



跟他說話如同吸毒一般,

我已經到了無法自我控制的地步,

明明是上班時間、

明明已經累到眼睛睜不開,

我還是不願說掰掰。



我開始覺得自己這樣不行,

腦袋告訴我,

該停止這樣的行為,

但心卻說:有他陪伴的感覺真好。



我該回歸正常軌道了,

不可以再熬夜聊天、

不可以一聊就是幾個鐘頭、

不可以明明知道對方累了還賴著不走、

不可以吵著要人家哄騙才睡覺、

我會努力這樣做的。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