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1點又接到Pang的簡訊,

他明白的說恨我,

似乎在提醒我他的難以入眠。



如果恨我,

就詛咒我吧!

其實從不奢望他祝福我,

兩個人分開了,

有沒有他的祝福對我來說根本沒有差別,

我只是希望一切就這麼結束,

不要再傷害彼此。



他說他恨我,

或許只是想引起我的注意,

打破目前的僵持,

當然更可能他對我目前的不理不睬有莫大的敵意。

那又如何?



我好不容易逃脫,

不會輕易再回到牢籠。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