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而言,照顧兩個小孩的工作雖然繁雜,

但他們的成長跟笑容是很大的立即回饋。

 

身為一個家庭主婦,並不若一般人以為的輕鬆愜意,

更不會是旁人口中沒事逛街喝下午茶的貴婦生活,

常有人說:「小孩睡你就跟著睡、小孩吃你就跟著吃」,

可是,職業婦女可以一星期洗一次衣服,一星期拖一次地,

甚至餐餐外食,周末吃個大餐犒賞自己,

小孩的副食品烹煮、洗澡後換洗的衣服都有專人料理,

(通常不是保母就是祖父母)

而閒妻涼母要是比照辦理,就算不被人說閒話自己也會過意不去,

所以我們必須花費很多的心力在家事的擦擦洗洗上,

這些看似無關緊要的小事,其實很花時間。

 

不過,處理家事、訓斥小孩都不是我覺得最苦的差事,

每天讓我最傷神的是「叫小孩睡覺」,

這件看起來很簡單的事情,每天平均要花我1.5小時。

 

我們家除了林老師有吃消夜的習慣,

兩兄弟在睡前我一定會詢問他們肚子會不會餓,

會餓的話就吃點晚餐剩下的餐點或是麵包、蛋糕、饅頭,加上鮮奶。

(兩兄弟大約從1歲之後就不以所謂的睡前奶當消夜了)

 

吃完消夜收玩具。

光是收玩具這件事通常就要花半小時以上,

不是拖拖拉拉、落東落西,就是收好的玩具又被小胖虎拿出來灑,

更常發生是玩具裡的小配件或其中一項不見了,

這一找,可能就是半小時,如果最後還是沒能找到就會被罰站10分鐘,

隔天再繼續找。

 

收完玩具刷牙。

刷完牙上床聽故事、玩iPAD、唸Brown Bear。

在關燈睡覺之前,還可能遇到他們欲罷不能的一直要求聽故事、

兩兄弟瘋狂的跟林老師玩起人工溜滑梯,

還有明明關了燈,

笑牙還要在黑媽媽的房間裡睜著眼睛跟我拼命聊天。

(今天聊的是:「咪咪我不喜歡你當只詞人,你好遠我都看不到你,

你當只詞人,那我要當哭哭人、生氣人。」

他還在記恨愛美麗婚宴上,我在台上當主持人,沒在台下陪他吃飯。)

 

從開始醞釀他們上床睡覺,我就要一直不斷的吼叫催促,

「吃快點,要刷牙了!」

「趕快把鮮奶喝完,要刷牙了!」

「快點收玩具,要睡覺了!那裡還有,快點收!」

「為什麼少一個冰淇淋,快去找,10分鐘內沒找到就去罰站!」

「快點來刷牙,快點!我數到3!」

「趕快到床上去!小胖虎去拿嘴嘴跟小枕頭!」

「為什麼把床上弄得亂七八糟,趕快把枕頭跟被子擺好!」

「Brown Bear的書拿好了沒?快一點!」

「Good Night的遊戲一人只能玩一次,要睡覺了!」

「不要再玩了,要睡覺了!」

「把床頭燈關掉,躺好,要睡覺了!」

「葛格,要睡覺了,不要再聊天了。」

「不行睜開眼睛、不行亂動、不行發出聲音。」

「Good Night,葛格!」

(然後笑牙就會說:Good Night 咪咪、Good Night把拔、Good Night 弟弟!

這時小胖虎早就睡翻過去了。)

 

每次喊完他們睡覺都覺得自己快要燒蝦,

然後林老師還會在一旁哀怨的說:「別人家的媽媽都比較溫柔...」













 

 

 

 

這桶樂高本來已經收好了,

但小胖虎趁大家不注意又整桶倒出來,氣!!!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