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一個母親,在經歷了10個月的等待之後,


最期待的是寶寶落地的那聲哇哇大哭。


只要看到寶寶的一個微笑,懷孕期間再怎麼辛苦、再怎麼不順利,


都能在瞬間煙消雲散。


因為生育,角色「母親」的心變得既堅強又柔軟,


唯有這樣,她才有能力用她的雙手保護、擁抱由她產下的小小生命。


常聽在產房工作的Jessie提起特殊產婦生產的過程,


有時候她們真的無法解釋為何產婦難產、為何新生命的缺陷無法提早預知,


為何大家期待聽到的娃娃哭聲沒有來到,


是自然界的神奇力量吧,人類太渺小了,能預知、控制、掌握的實在非常有限。


po這封媽媽寫的信,除了身為一個母親心有同感的悲傷、無奈之外,


我更希望那些在一般人無法了解的專業醫理下工作的醫護人員,


能夠多點虛心、多點負責,多設身處地站在病患的角度,


有些時候只要再多一點細心、多一點用心,


我們的心肝寶貝就有機會再多陪我們一會兒。


---------------------------------------------------------------


原文出處:http://www.wretch.cc/blog/Salsajose/647172



這一封信,是我身為患者,在慈濟醫院住了十天,

並為加護病房探訪常客的誠懇建言,希望你們用心聆聽。

2008年10月21日過午,我住進醫院,陣痛直到晚上,進了產房後分娩困難,


主治楊醫師決定剖腹後發現我子宮破裂,娃娃因此一出生就沒有自發呼吸...

 

上星期五,我們的女兒周牧蝶走了。

在加護病房將近一個月,她的狀況始終如一,

這也是主治醫師一開始就預期的,娃娃的腦部受損太嚴重,沒有好轉機會...

對於我們而言,是生命至痛...身為醫者的你們,看過也接觸過太多生離死別,

但那痛,不是過來人絕對無法體會或了解...這也是我想寫這封信的主要原因。

 



在提出建言之前,謝謝楊醫師,你努力修復我破損的子宮,

讓我的受傷程度得以控制住,並商請小兒科全心為娃娃治療...感激不盡。

無論如何,以下的建言,是身為病患的肺腑之言,


希望可以為你們所接受,也是一種提醒。



關於生產過程,我記得一些細節,至今,那景象揮之不去。

上了產台之後,在我左右兩側的護士一直非常盡責的,


在我陣痛來襲時,協助我用對力氣使力,並擠壓我腹中的娃娃...。

第二或第三次陣痛過後,在我右側的護士指著我右側腹的突起形狀說了句話


(我會記得是因為,懷孕後期娃娃就常常在我右腹圍處撐起),

有人接了類似"歪了一邊"的話,

於是護士利用我下一回陣痛時幫忙把娃娃推到中間,

這之後不久,我就覺得痛的感覺不一樣了。

我記得這個關鍵點,因為我使不出力了,因為我說了:那痛不一樣...


我記得楊醫師仍持續鼓勵我用力,說娃娃不能這樣子太久,

而站我右側的護士聽了我說"那痛不一樣"後很快就回話:

「那是因為娃娃現在移到中間了,當然不一樣...」

當陣痛又來時我再度使盡力氣,第一次憋氣還能撐到7還是8,


第二次數到4就不行了,我記得自己清楚的說:我沒辦法我真的沒辦法...

是在那時,還是什麼時候,我記得護士拿來一個機器,


不久,我便聽到楊醫師說:「開刀...」

直到手術後第二還是第三天,家人希望楊醫師為我們說明整個生產過程時,


我才從手術紀錄知道,那個機器是測娃娃胎心音的機器。

而緊急剖腹的原因是,娃娃在11點32分測得的胎心音最高還有104,


到了11點36分,胎心音已經降到最高只剩69了…

楊醫師說剖腹後發現我子宮破裂,娃娃已經在子宮外......

我的疑惑是,當我還在產台上第一次說痛的感覺不一樣時,


護士的立即反應是:因為娃娃的位置移到中間了,痛的感覺當然不一樣...。

以護士助產的經驗,我相信她們會理所當然的就自己的經驗給予回應,


但是,有沒有可能也聽聽病患的直覺,而不是馬上用自己的經驗回答,

完全忽略患者的感受和反應?!



如果在我第一次說痛的感覺不一樣時,護士或在場任何一人聽進去了,


會不會更早發覺更早決定剖腹,而我們的女兒至今仍健康活在這世間?

躺在病床上的患者都是全心全意的相信醫師和護理人員,


我們把健康交給你們,因為信任你們的專業和經驗,


前者是我們無法企及的領域,後者是時間和實務累積所成,


而聽到並接收病患的直覺和感受,我以這次的切身之痛相信,


一定會是豐富醫者和護理人員經驗藍圖的一環,只要你們願意用心聽。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生活點滴」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