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有個小秘密一直未跟人提起,

直到今天終於鼓起勇氣,

在吸血ATM提款的時候漫不經心的說起。



「我其實想生男生」,

有點驚恐、有點猶疑,

我小小聲的說。



吸血疑惑的回過頭問:「為什麼」?

我理解他的疑問,

因為我家4個女生,

我又重度排斥重男輕女的觀念,

想當然爾我希望有個女寶寶。



我想有個小男生可以陪伴阿迪,

雖然他們之間相差12歲,

但有個男生的出現,

才不至於讓阿迪在女生環伺的家中覺得孤單。

懷孕的時候問過阿迪,

他想有個弟弟還是妹妹,

他毫不考慮的說想要有個弟弟。



也問過謙這個問題,

他說弟弟、妹妹他都喜歡,

因為只要是Baby都好,

這樣他就可以當姐姐了。



除了阿迪的因素,

我希望有個像林老師一樣的小男生,

一樣愛笑、愛鬧、愛耍寶,

我希望這個小男生可以陪伴林老師,

父子倆手牽手一起去散步、騎腳踏車、打球,

玩一些男人間的玩意兒,

就像是哥兒們一般。



但我從不說,

因為我不想讓那些重男輕女的人得逞,

甚至會希望就是個女生,

讓他們得不到想要的。



吸血搖搖頭,

說我老是強裝堅強,

為了堵一口氣,為了好面子,

最後傷痕累累。



這樣幾近變態的叛逆,

是我內心反抗因子的最大呈現。

常常覺得自己是孤立無援的,

在談到生男繼承香火問題的時候,

沒有人跳出來為我說話,

好像這是個常規,

是個不容被侵犯的鐵律,

我只能默默地當作沒聽到消極的反抗。



我只是希望能獲得支持,

知道你在我身邊,

跟我站在同一陣線上,

我想聽到你跟我說,

我想聽到你跟大家說,

生男生女都好,

只要寶寶健康就好,

只要你平安就好。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