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穿上新買的細跟高跟鞋,

走起路來不自然,

因為磨腳。



隱約的痛楚讓行走變的艱難,

卻怎麼也捨不得脫下,

它好美,

鞋面上佈滿迷人的花紋,

它好新,

還沒有出現受損的皺摺,

穿著它充滿了欣羨眼神的的虛榮,

充滿了驕傲的安全感。



但畢竟是不舒適的,

暫時,

拎著鞋,

站在街角,

一動也不動地。



地熱如針氈,

燙了我赤著的雙腳,

於是,

決定,

再度穿起磨人的鞋,

繼續只有自己才知道的美麗的苦楚。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