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男人,

看他的手,

是不是夠厚實,

是不是夠粗曠,

是不是夠讓我有安全感。



高中時睡覺的癖好,

是要臉頰上有手掌的溫度,

不是小咪就是Molly,

我總要在睡前拉了他們的手貼在我的臉頰,

才能讓我好好睡去。



大學時,

在那一段曖昧醞釀的時期,

Pang總是坐在床沿,

讓我貼著他的手直到睡著,

他才輕輕的為我關燈離開。



一位本來沒啥感覺的D先生,

因為他的手讓我大大改觀。



那是一個相偕出遊爬山的午後,

在陡峭的山坡上,

他伸出有力的大手拉了我一把,

從此他的手好像產生了魔幻的力量,

然後蔓延至整個人。



我承認我對手是有迷思的。

一次聚會中,

柏年為了破除我對厚手的迷戀,

伸出他的手要我試握,

他問:「是不是這樣的感覺?」

「ㄟˊ,真的一樣耶!」

我仔細的感受之後才發現,

原來,男人的手就是這個樣。



只因為D先生和柏年的身型、體重相仿,

因此他們的手就是那個調調,

並沒有什麼不一樣。



直到遇到你,

我還是不改對手的偏愛。

躺在你身邊拉起你的手,

臉頰上、

脖頸間、

耳朵旁、

胸口前,

任何一個可以感受你溫度的地方。



這雙手,

是彈鋼琴的手、

是擁抱我的手、

是撫摸我的手、

是牽引我的手。



是我愛的手。
↑抽菸的手
↑撿貝殼的手
↑打手機的手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