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的往返,

似乎沒有為問題找到解決方式。



你說,

你傳達的意義被我錯誤解讀;

你說,

你把我當成朋友、罵幾、夥伴,

所以告訴我所有你的全部;

你說,

你嚴重的被我誣賴;

你說,

我只是在跟沒意義的過去、他人比較,

你說,

我缺乏的是安全感。



難道,

我真是活在Pang的陰影下,

讓我無法坦然正視你的過去,

也無力勇敢的面對未來嗎?



我的恐懼已經擴大的讓我失態,

我要怎樣才能感受安全?

我要怎樣才能沒有負擔?

我要怎樣才能自然表現?

我要怎樣才能愛得真切?



我該怎麼愛你才好?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