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g明天回廣州。



果然他還是找了大學同學吃飯,

忍不住撥了通電話給雍,

詢問一下他的狀況。



雍說:「他看起來很快樂呀!沒事的啦!

而且他只是你的一個普通朋友,何必管他那麼多?」



是這樣沒錯。

就算他哪天真出了事,

這世界上也沒人會知道,

包括他的家人、最親近的朋友,

都不可能從他口中得知失敗的訊息,

這是他不能放棄的自尊,

更是他無法卸下的面具。



雍說的對,

他只是我一個普通朋友,

不需要我多餘的關心,

用不著我越界的付出。



他一個人也可以好好的。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