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愛玲說:

「每個男人的心中一定有一朵紅玫瑰和白玫瑰,

娶了紅玫瑰,紅的就變成了牆壁上的一抹蚊子血,

白的卻還是晶瑩的月光;

娶了白玫瑰,白的就變成了衣服上的飯黏子,

而紅的卻是心中永遠的硃砂痣。」



我不是百合、不是薔薇,更不是玫瑰,

我只是角落邊開膛剖肚的蟑螂屍體,

我只是牛仔褲上誤沾的口香糖污漬。



因為對愛情的天真及無知,

喪失了努力自持的驕傲跟價值。



如果愛的最終是美好,

這樣痛苦的試煉,

我願意承擔。



但,愛真的可以美好嗎?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