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的今天,

凌晨三點許,

從洵家看完金曲獎頒獎,

回家收信時天外飛來一筆,

用極度敏銳的第六感猜中Pang的信箱密碼,

在不置信的眼神及努力抑制的哭聲中,

證實Pang的新女友,

以及對我所有的欺騙。



那晚,

握住話筒,

強壓住喉間的怒吼,

用低啜的聲音吶喊,

一瞬間,

彷彿失去活著的勇氣。



那是我人生中最悲慘的一天。



所有不幸,

從那一刻開始,

本以為分手就是結束,

沒想到遺留的毒害直到6年後的今天,

未散...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