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一度國中同學會,

一直以來的初三聚會,

一直以來的固定班底。



也許那已經成為一種習慣,

習慣在那樣的氣氛下見到老友,

熟悉在彼此的回憶中尋覓年少。



今年隔壁班的男生也開起了同學會,

更是早在個把月前就通知了我,

只是我沒放心上也就不了了之。



年前來了電話,

說是約好初三這天,

因為撞期也就無法參與,

其實心裡也充滿著好奇,

很想知道當初那些個小鬼頭在15年後是否有了成熟男子的韻味。



若是對他們有著期待跟幻想,

那鐵定是失望的,

30歲的男人只要一不注意身材保養,

發福的發福、掉髮的掉髮,

跟正值熟女階段光鮮亮麗的我們相比,

真有天壤之別。



來的那幾個男同學我並不全認識,

但他們在小時後都聽過我的名號。

雖然十幾年沒見,

但見面的那刻並沒有生疏彆扭的感覺,

我熱絡的與他們個別聊聊近況及發展,

一來是因為久別重逢的欣喜,

二來則是生意人考量,

我知道總有一天我們會對互相有幫助的。



我的笑容好職業,

面對這麼不熟,甚至根本沒印象的同學,

我竟可以世故到寒喧問暖,

熱情的招呼好像曾經是多年的好友。



職業的笑容下其實是一份對工作的積極,

但是卻暗藏著虛假的悲哀,

就在創業以後,

我快速的成為一個--生意人。



吸血說,一個要在事業上打拼的女人好辛苦,

除了面對工作的壓力,

更要應付週遭關係人,

這已經不是單純的為工作而努力,

衍生而來需要付出的心力太多太多。

原本該在事業上有一大片天空的她,

選擇放棄汲汲營營的事業生活,

準備回歸家庭做個不用那麼辛苦在外的女人。



吸血又說,你是個女強人耶!

其實能不能強、要不要強真不是我的單獨力量可以決定。

「男人跟錢一定要有其中一項」,

這是Vicky曾說過的一句話,

深深的影響著我。



我不是自命清高的不想依靠男人,

只是當你無法對男人信任,

倒不如堅強獨立,

用自己的力量取得想要的一切。



我的面具已經融合在我的臉部皮膚裡了,

當我牽動嘴角,

皮動,肉也跟著笑了起來,

如果要問我那個是真實哪個是虛假,

其實我也不知道答案。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