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常想起Pang,

想起以前的白濫嬉鬧,

想起過往的痛苦傷害,

不論憶起的回憶好壞,

但就是忍不住的記起他。



在一起太久默契無形存在,

就算分隔兩地,

就算極少聯絡,

腦子裡的某根神經好像還是緊緊的嵌在對方身上。



晚上6點29分收到他的來信,

詢問我公司的籌備進度,

我知道他也是因為想念。



原來想念的默契並沒有因為我們故作的冷漠消失不見,

不過當初的錯愛已經浪費了彼此太多時間,

這段孽緣怎麼都無法再繼續了。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