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送走了一位同事--Mickey,

其實心裡是為她感到開心的,

畢竟能出國深造對她來說是好事一件,

縱使我將在剩下不多的時新日子裡少了一位戰友。



那天遇到公司副總小柯大哥,

將他拉到一旁偷偷告訴他我也即將離去的消息,

他驚訝的說:「你也要走?」

是呀!我也要離開了。



上星期老闆又約談我,

他開門見山的問:「你有什麼目標嗎?」

我笑答:「還好」。

對他來說,我是朽木一顆,

稱讚我、諷刺我、怒罵我,我都沒反應,

永遠都是微笑點頭說好,

沒錯,這是我敷衍他的方式,

因為他的一切我都不在乎。



我常在想,

這公司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這裡的人這麼好,

工作這麼認真,

才華如此洋溢,

為什麼老闆就是無法用心的去觀察?



送走了一個個有革命情感的同事,

這個地方好似剩下一個空殼,

不值得我再掏心掏肺,

不值得我再注入情感。



不過我深深相信,

離開這兒的朋友更有展翅的機會,

更能自在的高飛。



我的Mickey一定能在英國快樂的生活。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