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了?」他疑惑且小心翼翼的問,

「沒有呀!哪有什麼怎麼了?」我故做輕鬆,

然後看著螢幕上的照片誇裝的大笑了起來,

試圖掩飾先前的「怎麼了」。



很不喜歡自己情緒化的模樣,

老因為他的一個動作或一句話就讓心情悶了起來,

情緒被他人牽著走,

連自己都覺得可笑。



其實不管是他的動作或言語,

我相信都沒有我懷疑或自以為是的涵義,

但就是那麼容易的因為那些小細節而動怒。



只是讓我苦惱的是,

為什麼他要如此敏感,

就不能裝做什麼都沒看見,

就不能不聞不問嗎?

這樣的關心會讓我更討厭自己的無理取鬧。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