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唯一可以找到的一張Baby照,

頭很圓,

臉很大,

好像生來就注定我只能長這個樣。



照片上的原子筆筆跡是我的,

只能搖搖頭說自作孽,

啥時動下的殺機現在已不可考,

但天真又愚蠢的我,

以為立可白的功用大無比,

在我有記憶的國中時期,

竟自以為是的想用立可白消除照片上的原子筆墨,

結果...只是更慘。



也好,

我小時後就長的不好看,

這樣,多加了一點朦朧美。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