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是丁哥在公司的last day,

也是小玉的生日,

早在上禮拜娟姐就開始籌備,

說是要歡送丁哥、為小玉慶生,

其實我想大家都是想藉此機會大吃大喝。



去了育君推薦的西門ASRABBIT日式美式餐廳,

日式指的是它的裝潢,

大大的投影螢幕播放著不認識的日本女歌手MV,

美式則是餐點內容,

包括薯條、炸雞、烤雞、pizza、沙拉、義大利麵等美式食物,

最近這樣的餐廳好像挺流行,

雖說是吃到飽,可以狂點餐,

但是因為都是炸物,吃的不多,

再喝杯氣泡飲料就差不多了。



挺哥離開了、丁哥也要走,

孤單的感覺又再度浮上,

雖然大家還是可以常見面,

可是那種孤君奮戰的不安感突然變的強烈。



我不能再說我啥都不會,丁哥幫我掃描;

我不能再說我忙不過來,丁哥替我寫稿;

我不能再說我肚子好餓,丁哥陪我吃飯;

我不能再說我不想走路,丁哥載我回家;

我不能再說護脣膏丟了,丁哥帶我去買;

我不能再說新聞台更新,丁哥快去留言;

我不能再說下午茶時間,丁哥給我零食;

我不能再說昨天的出遊,丁哥照片拿來...



好想再撥打一次分機2441,

跟丁哥碎碎唸這滿肚子的牢騷….



丁哥離職了,

忽然之間我好像失了手腳,

提不起勁、跨不出步伐,

當他在身邊時,總認為他理所當然應該在那裡,

現在他離開了,我像個迷路的小孩,

不知所措,只能在路邊哇哇大哭。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