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離開我們一年了,

看似沒有改變走在常軌上的生活,

私底下,想念的情緒惡狠狠地啃蝕著我們的靈魂。

 

那天晚上9點從醫院離開,回到家吃了晚餐,幫兩兄弟洗好澡,

打算把他們安頓好,約11點再自己搭捷運到醫院陪你。

突然發現笑牙的尿布沒了,趕緊趕在藥局打烊前去選購,

明明就是慣用的品牌,明明放在熟悉的位置,明明可以拿了就走,

我卻蹲在那包尿布前,放空,許久,

也許我希望時間可以停留在那個點,

自以為動作的靜止就可以讓一切不往前進。

 

我蹲在那發呆的時候接到了Molly的電話,媽媽離開了,

我應該立即奔回家,立即趕往醫院,可是我沒有,

我還是蹲在那包尿布前 ,恍神。

 

到底出了甚麼事???

我從來不覺得媽媽會離開,從來不會,那是不可能的事。

聽到罹癌的消息、知道病情的嚴重、看到消瘦的母親,

我都還是覺得事情會有轉圜,會有奇蹟。

 

  

你回到家的那一天夜裡,我們排排站在你的左側,

師姐唸著我聽不懂的經文,我看著躺在前方的你,

那容顏、那表情,就跟你平常睡著時一個模樣,

我歪著頭看,想著:應該再過一會兒你就會動動身體、扭扭頭,

然後露出你平常有的戲謔的笑,喔!原來只是一場鬧劇。

 

我總是這樣想的,

甚至最後我親眼看到火化後的一堆白骨,我還是覺得你不會走,

也許哪天我會在某個路口,就像連續劇般,又看到熟悉的身影,

你依然笑笑的向我走來,好像一切都沒發生,

喔!原來我只是做了個可怕的夢。

 

家人當中,就屬我最無法接受事實,最無法面對,

也許從事發開始,我就一直矇著頭躲在以為安全的桌底下,

不管什麼聲音都干擾不了我,

因為我深信醫學的發達,深信念力的力量,深信善有善報,

深信老天爺不會開我這麼大一個玩笑。

 

三百多個日子過去,我還是在期待那個會巧遇你的街角,

還是會不斷的揣摩再跟你見面時要說些甚麼話,

還是我應該甚麼話都不要說,擁抱會告訴你我的思念。

  

等待你的這一年,我變了。

 

我變的不喜歡回家。

那個穿著圍裙笑臉招呼我們吃飯的身影不見了;

那個告訴我們今天又從哪學了一道新菜的爽朗聲音不見了;

那個找空檔就要牽著孫子去散步串門子的溫暖大手不見了;

那個會把所有食材、器具都準備好開心帶我們去野餐的總鋪師不見了;

那個只要喊一聲媽就會馬上出現的人,不見了。

 

我變得不喜歡過節。

不喜歡吃市場買來的北部粽,我想念你專程為我準備沒有蛋黃的鹹粽;

不喜歡在燒烤店被煙燻得滿身臭,

我想念你在月圓的夜特地醃製的肉片,一鍋鍋的擺在門前;

不喜歡祭祖酬神時簡單的餅乾水果,

我想念你親手烹調的祭拜供品,那全是你的拿手好菜,

我們吃了30幾年的純正家鄉味。

 

我變的害怕想起你。

因為不想到你,我就不用面對已經失去你的事實,

我可以假裝你人還在南投家裡忙著,

還是每天早上8點出門上班;

還是中午回家睡個午覺2點再出門工作;

還是在下午4點下班時順便帶個點心回來;

還是趕在5點半煮好晚餐讓阿迪吃飽去學校晚自習;

還是在晚上8點固定收看你愛看的韓劇。

 

我還是習慣這樣的模式過生活,

還是有你在身邊。

 

常想起爸爸在病床邊跟你說的那句話:「你知道我很愛你嗎?」

你知道我們有多多多多多愛你嗎?

愛到寧願拋棄我們的生命只想你多留在我們身邊一天。

 

因為你,我開始不恐懼世界末日,

也許還多了點期待,

我期待世界末日帶著我把這些痛恨悲苦一起埋葬。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