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很想把懷孕之後心裡的掙扎、困擾、不安記錄下來,

無奈剛開始連留不留下都做不了決定;

到後來害喜症狀嚴重,成天昏昏沉沉,

餓了想吐,飽了就脹氣、胃食道逆流;

原以為撐過了三個月黃體素、賀爾蒙造成的不適就能不藥而癒,

誰知道現在過了五個月還在為吃飽飯後的不舒服而苦,

雖然已經是第四次懷孕了,

但每一胎所要面對的身體改變不盡相同,

當然,也因為我年紀越來越大狀況越來越多,

讓我也總忍不住對新婚夫妻老生常談的說:

「要生就早一點生啊!

晚了,孕期非常辛苦,帶小孩也超沒力的啊!」。

 

今年4月中我確定懷孕,

(實況轉播:http://mypaper.pchome.com.tw/chingyibox/post/1338551404)

但在驗孕確定,看到兩條線的當下,我的念頭是:我不要!

很本能的反抗,

一想到一年一度的農曆春假出國會被影響,

一想到好不容易臭貝兩歲我可以稍稍喘息,

我很直接的希望:沒有他,

所以當我從廁所驗孕出來通知林老師這個天大消息時,

也順便告訴他:「我並不想留下他。」

 

其實我並不是真的抗拒第四胎,

對於生女兒我還是懷抱著小小、小小的希望,

也許因為我家是四姊妹,

所以家裡有四個小孩是我能接受的極限,

再多,真的無法承受了。

但是我希望第四胎是我跟林老師共識之後的決定,

當我們都有了準備,當我們都歡迎他的時候。

 

不過林老師不是這麼想的,他覺得四個小孩真的太多,

先不說之後龐大的教育費用,

就目前而言,不管是家裡的居住環境或是車子容量,

都禁不起再多一個人的加入,

換屋已經是勢在必行,但多了一個小孩,

大三房都不夠住了,換成四房公寓,要再多花多少錢?

而車子,生了笑牙之後換成馬五,

偶爾人多的時候可以拉出第三排成為小七人座,

但要再多一個小孩,連馬五都不堪負荷了。

這是多一個小孩,我們必須立即面對很現實的經濟問題。

 

要是我沒生過小孩,

那個還沒成形的小卵蛋大概可能很快的就被沒感情的處理掉,

可是我是個媽媽,是個三個小孩的媽媽,

光懷孕這檔事我就經歷了三次,

我很清楚的知道他接下來會是什麼樣,

他會很快的長出手腳,會是個超級迷你小小人,

會有碰碰碰的心跳,會成為我身體的一部分,

會用他的打嗝、翻滾、踢腳揮手來跟我溝通,

再過不久,

就會變成像臭貝那樣很歡顛、很黏人、很討厭的小可愛。

 

第一天的強力抗拒,到了第二、第三天...開始有些疑慮,

「我真的不要他嗎?」

「如果留下會怎麼樣?」

「如果他是我們期待的女生呢?」

「就算他不是女生,我們一樣會愛他不是嗎?」

這些問題,我天天問自己,

每天起床睜開眼,就是重複的、不斷的想著這些問題。

 

期間,我沒有再跟林老師討論過這個問題,

林老師也沒有刻意提起或過問。

 

在我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只能跟研究所姊妹討論著,

因為只有這個Line群組才知道我懷孕的訊息,

這群組裡有一人年初剛生完,兩人懷孕中,

所以他們偏向勸生,這樣一來我們就有四個羊寶寶,

不過他們也很清楚照顧新生兒、經濟壓力之類的辛苦,

所以一邊勸生的時候,也一邊為我煩惱著。

 

然後,我跟Jessie說了,

914:「乃,我有話要跟你說。」

Jessie:「你又懷孕了喔?」

怎麼他跟林老師的反應一模一樣,

是說我個人難以啟齒的秘密就只有懷孕這一項嗎?

Jessie:「你知道有多少人羨慕你,他們想生都生不出來,

當然要生下來啊,

你怎麼可以這麼自私,只想到自己想要出國的事,

現在最重要的是要他健康平安,

就把他生下來,不用想太多了。」

 

因為Jessie這樣說,好像真的應該把他留下來。

 

當初林老師覺得如果是女生,他願意再生一個,

但若是男生,他真的覺得太多、壓力太大了。

起先的我,不能接受因為性別決定他的去留,

這太不公平了,難怪因為他是男的就失去生存的機會嗎?

為什麼哥哥們可以留下來,他卻不可以?

 

後來研究所姊妹勸我,

如果可以提早驗性別,就去試試看吧!

驗了,若是女生就可以留下來,

若是男生,就算不留下,跟當初我們的想法也沒太大悖離,

而且,驗了還多了50%的機會將他留下。

 

所以我在沒有告知林老師的狀況下,

5月初自己一個人跑到家附近婦產科做第一次產檢,

候診的時候我緊張的一直流淚,

想到可能無法將他留下,突然覺得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當醫師掃描著我的肚皮,

強而有力的心跳聲衝擊著我,

那緊黏著我的子宮不願鬆手的小圓點讓我再一次震撼,

我怎麼可以不要他??

雖然我還是厚著臉皮問了醫生抽血驗性別的事,

醫生:「現在沒人會幫忙抽血驗性別了啦,

以前抓到只要罰錢,現在是直接吊銷執照,

你說還會有人願意做嗎?

放寬心,等三個半月就可以知道性別啦!」

 

當時心裡已經有80%的篤定要留下他,

但我仍恐懼他會是我第四個兒子,

那種沒有女兒的遺憾再度侵襲著我。

 

隔兩天,艋舺阿龍來家裡喝酒聊天,

深夜離去的時候,林老師跟他聊了這個困擾他許久的秘密,

龍哥非常堅定的告訴他:

「這沒甚麼好煩惱的,人命是你搞出來的,

你就應該負起責任,生下他,那些你擔心的問題根本微不足道。」

 

龍哥離去後,在孩子們都睡了的安靜時刻,

我倆開著吧檯的小燈,終於談起了這個話題。

林老師:「你的想法是甚麼?當初是你說不要生的?」

其實我一直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因為若是我決定留下他,經濟的重擔會落在林老師肩上,

我更不希望因為我堅持留下這個生命造成以後的怨懟,

我想很多,所以一直不敢正面回應。

林老師也說,這段時間他也非常掙扎,

留不留都是很艱難的選擇,

他甚至丟銅板、在祖墳前擲筊,但仍下不了決定。

 

支支吾吾說了一堆言不及義的話後,

914:「我就不想拿掉啊!」(只敢小小聲說)

林老師:「那我們就生下他吧!」

聽到這句話我愣住不敢答話,

林老師:「你想要,我們就生下他。其他問題我來想辦法。」

那時刻,我真真切切確確實實感受到林老師的愛,

那種「沒關係,你想怎麼做我都挺你」的堅定,

給了我很大很大的力量,

儘管他需要面對的比我多很多很多,

他還是無懼的直挺挺站在我面前,當我的靠山。

 

我真的非常非常感激他,

也替我的孩子開心,他們能擁有一個這樣的爸爸。

 

不過事情總不可能如童話故事般進展順利,

雖然做了決定要生下第四胎,

但對未知的迷惘還是深深影響著林老師,

有一段時間他工作總不能專心,

因為一直擔心著「我們家會變很窮」的這個問題。

 

6月底我到台北長庚進行第二次產檢,

羅醫師告訴我這一胎90%是女生,

我的喜悅很滿很滿,但卻又開始有了不同的擔憂。

 

我開始像懷第一胎時一樣患得患失,

一會兒想他會不會有先天疾病,

一會怕我能不能撐到足月平安生下他,

又擔心醫生根本看錯最後還是翻盤成有GG的男生,

一堆的擔憂恐懼猛烈襲擊,讓我總在夜裡失眠。

 

真的是直到我看到羊水報告上的兩個XX

我才放下心中大石,才有心情去感受新生命的成長。

 

一路走到現在懷孕21週,

就算身體再多不適,林老師的相挺、孩子們對妹妹的期待,

身旁親朋好友的祝福都是很美好的鼓勵。

 

這年頭生四個小孩的人真的不多了,

牽三個小男生走在路上自己都會覺得不好意思,

可是沒有孩子的人永遠無法體會孩子帶給父母的滿足,

他們真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親愛的小女兒,歡迎你來到我們家。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