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在線上看到他,

思考了很久到底要不要跟他打招呼,

我已經厭倦一直採取主動的角色,

最後還是禁不起想念情緒的煽動,

我問:「你好嗎?」

他說:「嗯,你呢?」

又是再一次疏離冷漠的對談。



也不知道為何聊起他採中我地雷的事,

我想應該是我氣憤的情緒未消,

希望能當面聽到他的解釋。

他沒多做解釋,

因為連我說的事件他都記不太起來,

後來他說這一切根本只是巧合,

他沒有刻意躲避。

我已經不想去計較當天的有意或無意,

傷害早已造成,

難過也已發生。



他卻說我後來總是用攻擊性語言對他,

忽冷忽熱的態度讓人受不了,

每次他都必須重新認識我,

在我釋出善意之後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

我們兩個之間相處的主控權完全在我。

他更知道我是刻意這麼做,

刻意忽視他、刻意傷害他、刻意攻擊他。

我是的!

我必須承認我的幼稚,

也必須表達我的歉意。



後來他說了一句話,

我的心征愣了。

「也許你認為你很受傷,但我也不是無敵鐵金剛。」

這是他在前幾天夜晚關了燈準備睡覺時想到的一句話,

原來我的自我防衛方式也嚴重的刺傷了他。



就終止互相傷害的行為吧!

突然下定了這樣的決心,

風風雨雨過後太陽也該出來了。



撥了通電話給他,

然後開始了長達2小時的通話。

可能是太久沒這麼輕鬆自在的聊天了吧,

總覺得有說不完的話,

有一大堆該分享的事,

那瞬間熟悉的感覺似乎又回到我們身邊。



經過了今天4個半小時的對談,

近日來的尷尬、誤會都有了解答,

我們不需要再因彼此的一個動作或一句話受了傷,

也不用再因想很多或敏感猜測庸人自擾,

終於我們又可以重新開始。



不管未來會發展成怎樣的關係,

我都會好好珍惜。



愛死了那晚安後曖昧的啵一聲。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