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大陸工作3個月後,

Pang回台灣休假。

沒有小別之後重逢的喜悅,

也沒有因為相聚時間短暫強烈偷歡,

就是這麼淡淡的,

讓好不容易得到的一個禮拜假期逝去。



我永遠記得那天他要離開,

一起出門,

他搭車去機場,我上班。

他坐在我家門邊的小椅子上穿鞋,

我拿起背包,開門,

他突然說了一句:

「我很快就回來了,只是出差而已」。



誰都沒想到,

這一走,就再也回不來了。



這次,還是缺了擁抱。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