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回奮起湖的路上,

丁哥驚喜的說:天上閃閃的是流星嗎?

榮宏接著說:沒錯,這兩天是有流星雨的。

就這樣,

我們停下車,

三人躺在路邊的木椅,裹著大衣,瑟縮著,尋找流星。



第一顆流星,我只見到即將消失的尾端。

第二顆流星,很明亮,但開心拍手的我來不及許願。

第三顆流星,逮到機會,雙手合十,閉上眼,說出願望。

雖然匆促,但我相信它已經聽到我的祈禱。



第一次觀星,

是在高二參加救國團活動,

當時到高雄縣大樹鄉的森林保護區,

記憶中,那是個很偏遠的地區。

有天晚上,大家步行在山邊小路,

突然領隊叫我們躺下,

一夥人躺在路邊,認真且專注的仰望天空。

第一次覺得與天空那麼近,

滿天星斗就在眼前,

天空因星兒閃爍而異常明亮,

當時的我並不覺有啥特別,

現在回想起來,那樣的閃亮很讓人感動。



第二次觀星,

是在97年夏天的墾丁某公園草地上。

我躺在Pang的腿上,

忘了天上的星星多還是少、亮還是暗,

只記得一直跟他有一句沒一句聊著,

當時的他才是我心中最閃亮的星。



對著流星許願的成功率到底有多少?



今天榮宏跟我聊到火鍋店老闆,

他說:試著去喜歡他。

他說:錢才是最實際的。

他說:只要他的人品還不錯都可以試試看。

那一瞬間,我真的被說服了,

但心情卻湧起一股悲哀,

必須這樣我才能嫁的出去嗎?



我不是不喜歡他,

只是來電的感覺不強烈,

不是不認同他,

只是個性的差異讓我跟他有點難溝通。

老實說,

我敬佩他在工作上的付出與努力,

也欣賞他在感情上的專注及執著,

只是…

我們都太憑感覺做事,

他憑感覺喜歡我,

我憑感覺拒絕他。



只是今天同事這樣說,

我似乎對他沒那麼反感了,

他說:就是他的積極才能在工作上有成就,

實在不能以他積極追求造成你的壓力來當作拒絕的藉口。

他說:相愛有時對結婚並沒有那麼重要,

只要對方有可塑性,

願意為了你做些協調及改變,那就夠了。

其他的在結婚後都可以慢慢培養。



我迷失了,

這就是婚姻嗎?



越接近28歲,

心情越沉重。

醫學上說,28歲是生育的高原期,

而我連個男友的影兒都沒有,

何來生育的機會?

我想有天我也會變成那種只要小孩不需要老公的女人。



我真的想嫁人了嗎?

是年齡的恐懼?

還是同儕的壓力?



最近常想起他,

是因為又到了他回台灣休假的時間了嗎?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