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到凌晨4點,

不想麻煩同事送我回家,

所以找了你。



本來陪著Danny喝酒的你,

紅著臉、騎著機車到公司樓下,

看著你渙散的眼神、遲緩的語氣,

卻有一種撒嬌的傻氣。



臨別前,

龍哥說我的身體不適,

坐在機車後座的你,

壓著我的肩膀,

一邊按摩一邊詢問我的病況。



然後,

你開始撒起嬌。

小小的音量、嗚噥的語調,

說著這幾天。



「麥當勞好香喔,我想吃...」

「我餓了好多天了,都沒吃飽...」

「我來騎車啦,讓我來主控...」

「黑人問我那天怎麼沒去錄影...」

「音響出包,執行製作卻以為是我的問題...」

......



像是囈語般,

絮絮叨叨。



那樣的你就像個小孩,

強烈的需要疼愛。
↑舅舅與樂樂
↑舅舅與涵涵

    全站熱搜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